吴天江|现实之上,理想之下 ——《建筑师》影评

  • 吴天江|现实之上,理想之下 ——《建筑师》影评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文艺鉴赏

吴天江|现实之上,理想之下 ——《建筑师》影评

影片《建筑师》是一部独特的现实主义题材影片。这部影片是编导丁文剑先生以自己的家乡为地域,以自己的专业特长为领域,以自己的亲身生活为体验的个性化影片。影片讲述了海外回归的建筑师文新博士助力家乡城市建设,并与年少时暗恋女友重逢的故事。影片直面城市改造中的文化传承问题,注重个人心理、情感的曲折与多角度表达,在个人理想的现实追求中关注城市的优质发展与百姓的品质生活。

《建筑师》是一部现实主义作品,却能感受到影片中弥散的理想主义气息。作品将地方历史文化元素在有限的时空里一一展现。烟雨江城,青砖黛瓦,悠长石巷,古朴合院,在定格镜头的推移转换下,江畔小城的写意之美在淡雅色调中徐徐展开。加上悠长的挑子吆喝声,乡俗的手风琴曲声等,营造出独特的美学韵味,体现出浓郁的地方文化特色。这些意象和意境,不仅是主人公对家乡“留住乡愁”的记忆,也是影片着力表现的家乡历史文化印记。这种记录片式的抒写,是主人公文新回乡后对家乡的美学追求,也表达了作品对城市传统文化走向的向往,赋予影片浪漫和诗意的理想色彩。和剧中情境理想抒写相一致的,影片极力表现剧中人物的理想以及这座城市的理想,用压制与讽喻的镜头,巧妙而克制地构建起人物内心的冲突。

主人公文新从小生活在泰巷。当城市发展的率先、争先、领先的理念席卷整个城市化发展的中国时,泰巷也不可避免的被烙上城市发展的标记,剧中具体表现为兀立在泰巷前的“九十九间半”宾馆。文新的家庭,作为泰巷的代表,对于“九十九间半”宾馆对日常生活、情感的压制就像横亘在心头的一座山,充满了愤懑。加上母亲的去世从某程度上而言也是因心理上长期受“九十九间半”宾馆的窒息而死。因此,拔除“九十九间半”宾馆就是文新们人生的重要理想。甚至有理由怀疑,文新读建筑专业博士就是这个原因使然。这种理想,撑起了主人公文新回家乡的野心,撑起了整部影片的情感和心理基调。

多年后,当文新学成归来,拥有了足够的话语权。他,并代表着泰巷的人们,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多年理想,融入到城市建设的规划之中,手指轻点,“九十九间半”宾馆轰然倒地。和剧中淡淡的叙述风格相一致,文新的情感和态度一直也是淡淡的,不显山不露水。可在父亲去世后,他掩门在狭小的庭院里肆意痛哭。多少人,在日出日落光与影的变幻里,把理想深埋,把日子过成每天的苟且。当终有一天诗和远方就在眼前的时候,这种历经千帆后的百感交集只有痛哭方能释怀。他在为自己而哭,为泰巷人们的愿望终得实现而哭;更在为父亲而哭,为父亲多年的等待将要企及而又不得而哭。影片用了一个俯视长镜头,较好地表现了文新压抑时的心情释放。

理想的抒写,让影片呈现出诗意化色彩。不管是日新月异的城市,还是家长里短的市井,有了诗意化的生活才是理想的生活。

(二)

好的现实题材的影片要让人看到理想的光,更应该引发人去寻找现实的路。影片《建筑师》在情节叙述和细节刻画上更关注作品的现实意义,让写意画般的影片具有现实厚重感。

影片不仅是主题关注现实热点,更把关注的目光切入时代的难点。城市建设与拆迁改造,这个与每个市民休戚相关的话题,每个人都有很多的诉求要反映,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要表达。

毫无疑问,对于“大干三年,换一个新城”这种脱胎换骨的改造,影片是持怀疑态度的。

整部影片对这种颠覆式的城市建设透露的是焦虑和不安。无论是影片中尘土飞扬的废墟场景的镜头推移,还是影片通过“人物”来对这种做法的否定:剧中从政府官员到设计工程师,再到街头巷尾居民的反映,都对城市全面改造作了否定或改进式陈述。在情节设计上,主人公母亲、父亲的去世都间接与城市改造有关,表现出大改大造对人们道法自然,顺应环境的心理、资源汲取、生活方式等方面带来的伤害。

但同时,影片也对被“保护”的老建筑及老建筑群里人的生活给予了时代关怀。主人公文新虽不满于“九十九间半”宾馆这座建筑的庸俗和压制,但还是急着从家里搬到“九十九间半”宾馆,逃离老房子的逼仄和破败,去享受宾馆的便捷和舒适,想着利用网络等便捷的现代生活条件,想着和暗恋情人初梦重温。一如他逃离江城,远走他乡,把追寻诗意留给远方。凌工的话一语切中他的要害:“你的根已经拔走了,你却在这儿跟我谈想乡愁?”

凌工的话应该让每一个城市管理者深思:这些高学位、高文化的“文新”们的思考,是否能完全代表城市发展的走向?是否能完全以他们的审美品位和价值认同来给城市改造定位与定标?

这些“文新”们所谓的乡愁,更多的是在远走他乡的行囊里,在午夜梦回的呓语中,在酒酣耳热后的缱倦缠绵里。而老百姓,特别是竭尽全力奋斗在底层的老百姓,在这个科技改变生活的新的时代,更关心的是能够公平地享有文明、健康、舒适的现代生活方式。对于一个每天都有刷不完的碗的李梅来说,城市的新旧、文化的续承离他们还是非常遥远,她们考虑的仅仅是宾馆是不是遮着居所的阳光,会不会影响她面馆的生意,如此而已。她们,更多的是让生活不再是眼前的苟且。所以,在朦胧的灯光里,在对昔日恋人一丝的悸动和渴望里,她毅然挣脱留洋博士的温情怀抱,回去换衣刷碗。

在某种程度上,现代生活与传统文化有着天然的抵牾。想要获得快节奏的奔放热烈,就会丧失慢的娴雅;想要涂绘浓墨重彩的辉煌,就得覆去清新恬淡的底色。二者的取舍总让人难以抉择。如何让优秀传统文化的根脉流淌在以科技、创新为滋养的现代社会的枝丫上,把城市的变与不变调和成现代与古典包容兼蓄的“智慧树”,这正是影片《建筑师》给予的深层思考。在这种思考之上,影片通过情节的淡化,蒙太奇寓意化的镜头以及结局的不确定等等,形成“召唤结构”,引发每一个观影者及每一位城市设计规划者和生活参与者的思考建构,从而为未来城市发展寻求某种突破。

相信,有了每一个人的主体性思考,未来的每一座城市,一定会在现实之上,理想之下的某一个空间点上,带着浪漫气息,带着古典韵味,带着现代科技,也带着人文关怀,犹如璀璨的夜空中的每一粒晶莹星体一般,悦目而真实地存在着。

 

  • 我的微官网
  • 这是我的网站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